[2011-04天下雜誌]明知山有苦,偏向苦山行 王品 挑戰聖母峰的極限領導

收集國內外登山健行有關的新聞報導
titohiking
Site Admin
文章: 413
註冊時間: 週四 7月 05, 2007 4:06 pm

[2011-04天下雜誌]明知山有苦,偏向苦山行 王品 挑戰聖母峰的極限領導

文章titohiking » 週六 5月 07, 2011 4:07 pm

明知山有苦,偏向苦山行 王品 挑戰聖母峰的極限領導...>這是Tony帶隊的
by 陳竫詒 天下雜誌

世界第一高峰,與企業經營績效看似毫不相關,但王品集團由董事長戴勝益領軍,共九名高階主管一同挑戰體能與意志的極限。站上人生的新高峰,他們體悟到什麼?
「如果再來,我就是豬!」四年前,王品集團董事長戴勝益在爬聖母峰基地營路上,大聲發誓!四年後,戴勝益卻又上路,而且帶著公司幹部,踏上同樣的旅程,朝可預見的艱苦與磨難挺進。
站上八八四八公尺世界最高峰,是所有登山客的夢想。夢想的起點有兩條路徑,一處是中國西藏的「珠峰大本營」,號稱懶鬼路線,只要雇車就可以抵達;另一處則是由尼泊爾過去,得要走上七天的山路,才能夠到達的「聖母峰基地營」,戴勝益捨棄輕鬆易達的方式,選擇了「苦行僧」路線。登聖母峰基地營,成為登玉山之後,凝聚集團文化共識的新指標。
「明知山有『苦』,卻向『苦』山行」,這看似與企業經營績效毫不相干的傻事,在去年十月排上公司行事曆後,就募集了九名傻子,用自己的假,花自己的錢。為了這半個月的自我挑戰,他們花了半年時間訓練。
低溫、高海拔、長天數,陌生國境的山裡,橫亙在眼前的除了群峰連綿的壯闊風光,更多的卻是可預想卻未知的關卡,沿途遇到的英國佬一語道破:「你知道這很難,但不到最後,你永遠不知道會有多困難!」
一步接一步 最苦的還沒來
在四千公尺以下的高度,與台灣高山相近的海拔,一切都還輕鬆愉快,頂多只有陡上六百公尺,或者陡上七百公尺的差別,調節呼吸,不要管路途還有多遠,專注在眼前的步伐,聽到叮叮噹噹的銅鈴聲,大伙就開心得趕緊讓路,讓馱負重物的犛牛隊伍通過,趁機喘口氣,享受賺到的休息片刻,然後又繼續吸氣吐氣地往前走去,慢慢來反而成為快速的捷徑。
休息的山屋,總會在出乎意料的時機冒出來,光是想到「這麼快就到了?」就覺得幸福,日子簡化到只有走路、吃飯和睡覺,開心變得很容易,時間也跟著腳步緩慢下來。四點喝午茶,六點用晚餐,八點上床睡覺。前面幾天的路程簡單又美好,只是,之後呢?
石二鍋的總經理曹原彰每天都開朗地問嚮導:「最艱苦的都已經過了嗎?」卻早就做好最壞的打算,扛著《易經》上山,準備萬一走不動時,隨時可以留在原地等待隊友。接下來的關卡,就像遙遠而迷濛的基地營,只能先別想那麼多,朝著微微探出頭的聖母峰山頭,一步接著一步,繼續走就是了。
攀向四千公尺的人生新高度
四千公尺以後的世界,超過玉山的高度,是多數成員都未曾到達的人生新高峰。隨著海拔的攀升,紅血球的攜氧量也逐漸往下降,原先九十幾的水準,掉到八十上下徘徊,平地唾手可得的氧氣,在此刻顯得彌足珍貴。簡單走兩步,甚至收個睡袋,都搞得氣喘吁吁。這裡已然不是地球,而是另外一個太空。
各種高原反應陸續出現,採購總監沈榮祿,這個每天晨泳的鐵人開始頭疼,曹原彰胃發炎嘔吐,利用每週末到台中大坑登山步道加強體力的夏慕尼總經理楊秀慧腸胃不適,成了標準的「拉拉隊」,管理副總黃國忠,為了替大家拍照攝影,沒有戴手套的手指凍裂流血,低溫讓大家鼻涕橫流,脆弱的鼻腔微血管破裂,擤鼻涕就像在擤鼻血一樣,大小症狀不斷,這裡只是海拔四千四的丁伯崎,距離目的地,還有一千公尺的高度差,「最艱苦的都已經過了嗎?」
寒冷是另一個虎視眈眈的難關。在丁伯崎的第二日,一早醒來大家驚呼連連,昨夜一場雪,大地一片銀白,陽光灑下,反射著亮晃晃的耀眼金黃,來不及思考雪盲的可能,來自熱帶島嶼的人們,急著驚嘆下雪了!
只是好天氣沒有維持太久,氣溫持續下探,過了中午,又開始飄雪,在雪地行走或許還有些浪漫的想像,在四千公尺的雪地爬坡,偶像劇瞬間變成了緩慢的動作片,求生是當前的唯一要務,團隊成員忙著貪婪的吸氣喘氣,深呼吸再深呼吸,氧氣還是只勉強夠支應下一個腳步。
走在山坳之間,雪持續下著,團隊原本扛著國旗、公司旗的精神抖擻,瞬間被雪地吸走,取而代之的是長時間的沈默,只有在叮叮噹噹牛來了,慣性地讓路,團隊彷彿也變成了犛牛,頂著風雪往前走,山屋仍舊看不到蹤影,這天的路特別漫長,雪花大剌剌地堆積在頭頂衣帽的縐折處,天地茫茫,沒有盡頭。
在雪地裡上升五百公尺,終於抵達這一晚的落腳處,寒冷依舊環伺,山屋中間以犛牛糞便升起爐火,爭奪著原本就稀少的氧氣,燻得人頭昏腦脹,但沒辦法,暖氣與氧氣,是魚與熊掌,無法兼得。體力與食慾是另一個衝突,高原反應阻礙胃口,當地的長米「打霸飯」,再怎麼新奇有風味,連續吃了一週,很難叫人不想念台灣的滷肉飯,但路途還長得很,不吃如何往下走呢?再怎麼厭膩,也只能一口一口吞下肚。
飯後,鑽入睡袋試著入睡,卻無法安穩入眠,此刻外頭是零下三十五度,室內溫暖些,零下九度,躺在冰庫大概就是這樣吧。
體能與決心的終極考驗
明天就要登上聖母峰基地營,「最困難的都已經過了!」傻子團隊還是不改樂觀的彼此激勵,也是自我安慰,其實大家心知肚明,雖然再爬升四百多公尺,就完成了這次的挑戰,但預計八小時的路程,才是此行最刻苦嚴峻的考驗。
如果你去過「七上八下」的合歡西峰,就知道那又臭又長的路程有多惱人,但是和攀聖母峰基地營相比,爬合歡西峰是天堂。
一個又一個的山頭考驗著耐心和體力,下坡時不用急著高興,因為隨之而來的是另一個更陡的上坡。你以為爬上這個山頭,就是休息處,但期望與失望就像下坡與上坡一般,總是相伴。偶爾可見遠處基地營黃黃綠綠的帳棚頂,看得到卻還到不了,搔得人心癢癢,自我意志在最後一哩路持續對話,卻不曾動搖,「反正努力向前就會到!」楊秀慧講出大家心中堅信不疑的信念!
高山嚮導說登聖母峰基地營的成功率只有六五%,高山症、體能、和決心,阻礙了人們向夢想起點靠近的堅持。
歷經一個星期的行走,溫度、高度的種種關卡,團隊的意志終於戰勝了大自然的考驗,二○一一年四月五日,王品集團全員抵達海拔五三六四公尺的聖母峰基地營,共同完成這趟瘋狂的任務。
找到新管理模式的可能
九死一生的挑戰行程,像是一關又一關的電玩打怪,每一個關卡,都是全然的新體驗,面對異時空的磨難與挑戰,同仁各有不同的感受。
曹原彰在「與地心引力對抗」的當地民族身上,重新思考「順勢」管理的可能,黃國忠則對於自己找路的犛牛精神有所感悟,楊秀慧領會到:「只要目標明確一致,齊心往前,就會達到。」
至於這趟「苦山之旅」的始作俑者戴勝益,在大家身心疲倦的時候,就跟著挑夫高唱尼泊爾歌謠,又唱又跳帶動氣氛,身兼康樂隊長的他笑稱,「總裁無能便是德,只要設定目標加以適時的激勵,就能成功。」
戴勝益將同仁拉出舒適圈,親自帶領團隊勇闖天關。這只是個開始,王品預計往後每一年,都會有新的成員繼續前往聖母峰基地營挑戰。
靠自己的雙腳與決心,努力、堅持,最終完成目標的成就感,是花大錢也創造不出的光榮時光,而過程的苦難,在下山時回望,就像是沿途的一小段風光,為奇絕山景留下足跡與美好。

回到「山中大小事」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1 位訪客

cron